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本刊以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纸刊为依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》是以【作家文学】博客圈为依托的原创纯文学艺术园地。从2014年7月1日起,《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》、【作家文学】博客圈成为纸质刊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的稿源基地。欢迎广大文学家、艺术家、诗人,评论家及喜爱文学创作的朋友积极投稿,一展您的才华!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704作家文学电子刊选文 辛宏书法艺术  

2017-04-23 12:22:07|  分类: 书画艺苑(影音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◆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◇【2017】第4期 总第36期 ◆ 



欢迎做客《现代作家文学》!http://xdzjwx.blog.163.com/


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◇【2016】第11期 总第31期边框 - 红荷彩韵 - 红荷彩韵 (书法学习)


 作品展示


 辛宏聊书法  辛宏书法艺术 - 红荷彩韵 - 红荷彩韵 (书法学习)

 
辛宏书法艺术 - 红荷彩韵 - 红荷彩韵 (书法学习)
 
 
 
辛宏书法艺术 - 红荷彩韵 - 红荷彩韵 (书法学习)

 

 ●笔尖着纸时笔毫有弹性的触感,被包围在笔管周围的手指敏锐地感受到,这样的感觉通过手腕到肘,由肘再到臂膀,然后连到你心里,你感受到过吗?感受过笔尖在纸上画过时就和划在你心里一样吗?如果其中有一个关节被你忽略或者受到阻碍,那么你的感觉就会停止。这样的感觉出现的机会不是很多,这样的感觉出现的时候多了,你会突飞猛进,出现的时候少了,只能做些基础的工作,和梦一样,是不可控制的。有时候突然来了,不可阻挡,有时候一年做不上一个梦。


    ●书法作品视觉画面要有层次感,要不然作品看起来就是平庸,写的再精美也是平面。笔画要有主次,一行字要有主次,行与行之间要有主次,整篇要有主次,那么视觉就有立体的感觉,有差别有对比,有立体就会动人心扉。


    ●如果说一件作品,你看的第一眼是笔画感动了你,那么你的水平在笔画。如果说局部感动了你,那么你的水平在局部。如果整体作品的感受是激动,那么你的眼力水平在整体,如果在这个层次,欣赏的时候才能控制全局。你看到了好作品,作品也遇到了真正懂的人。如果两者相悦,那么人书具高。你能看到了哪一层了?
    ●从古到今书法是一坛永远飘香沁人心脾的老酒,天天有大醉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●无论创作的时候你心里想哪位古人的作品,都是你自己写的字。即使你使劲想我要写出王羲之,你也写不出来。但是想王羲之肯定比想自己要强很多。
    ●有时候找不到一张适合写字的纸,有时候就感觉所有的笔都不好用,有时候即使是最不好用的笔和纸,也变的好用了。后来总结,不在于笔和纸,而在于手和心。而且因为这个苦恼心态买了好多的纸和笔。最后总结,是我们没有给笔和纸的自由,强加于笔和纸张超过其特性发挥范围的外力,不适合纸的性能和笔毫的运行。给它们自由吧,它会回报给你另一个心态和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●临帖就和吃饭相同,主食基本就那么一两样,肉要吃,咸菜也得吃,青菜也得吃,好吃的得吃,不好吃的也得吃,天鹅肉没吃过,也可以找机会品尝一下,营养不能缺,偏食会营养不良。等需要补的时候,已经机会不多了。
    ●看看成功者的作品,你就不会迷茫,只要是古代经典的作品,学哪一家都有成功的,不在于你写什么书体,而是在你的坚持和对书法整体的理解。
    ●坚守古人很难,就看你能不能控制住自己内心的犹豫和好奇。
    ●让整篇字联系到一起的,非字中实线,而是由所留空间中能够通畅的气息是否联系一起,气断字死,气通字活。
    ●最容易让你上当的不是骗子,而是你的眼睛。如果有骗子,那就是你的虚荣内心,让你经常会禁不住来自于古典名帖繁华世界的香艳诱惑。经常的红杏出墙又经常懊悔不止,悔恨自己没有坚持最初的情感。
    ●20年多年前,高考有一个看图作文,图上是几个没有挖出水的井。我认为临帖就和挖井一样,坚持下去就会打出水的,虽然有些艰难,但是也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选择,也许要放弃的时候水已经离你很近了。
    ●音乐家凯斯特莱?略林茨说:所有艺术作品的根本原则,是变化中的统一。只有熟悉规则和符合规则的处理方法,并能在练习中体现出来,才能准确地区分和正确地估价同规则相矛盾的现象,才能对艺术的要求做得恰如其分
    ●开始写的时候手和眼是相同的水平,只要有一点和古帖接近内心就会很满意,心理满足而且很有信心。写的多了,观察的多了,眼力自然提高了,就感觉临摹的越来越不象,困难逐渐多了,直到多的心理承受不了,产生了负担,于是就开始否定自己。其实这个时候正是你要有所提高有所飞跃的时候,最关键了。必须把手上工夫提高上来,才能达到你的眼力要求了,整体水平就会更进一步。就怕你没有这样的感觉,看不到自己的毛病,那才是最可怕的。
    ●我感觉学书法,要讲究基本功,要进行科学训练,不能盲目盲从,科学思维还要破除迷信。
    ●想胜别人一筹,必须观察到别人观察不到的细节,也可以说细节决定成败。


辛宏,1970年2月出生于辽宁省铁岭县,书法师从于李世俊先生。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,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铁岭市书协副秘书长,铁岭市银州区书法家协会主席。中国音协管乐学会会员,中国音协萨克斯考级评委,音乐高级讲师。就职于辽宁省铁岭市信息工程学校。
 辛宏学书从唐楷和魏碑入手,奠定坚实根基,然后写王羲之的《圣教序》、孙虔礼的《书谱》等,溯古间今,在行草书创作上取得了骄人的成就,形成了格在明清,韵在魏晋,意在自我的开张大气,拙朴自然的书风。


作品入展中国书协展览:
全国第三届草书作品展(获最高奖)2013
全国第四届书法兰亭奖佳作奖2012
全国第四届楹联书法展2002
全国第二届行草书大展2003
全国首届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2005
全国首届行书大展2006
中国书法家协会千人千作展2008
全国第六届楹联书法展2009
中国书协500家书法精品展2010
全国第七届楹联书法展2013
全国首届书法临帖展2013
全国“廉江红橙奖”书法展2013
辽宁省第四届书法兰亭奖(获提名奖)2013


聊聊辛宏的成功

辛宏的成功得益于以下几个因素。

一是有较高的艺术天赋。艺术天赋之于一个从艺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,有些人倾尽一生心力从事艺术结果连艺术之门都没能摸到,而有些人从艺短短几年就突飞猛进,成果多多,除了方法之外,天赋无疑是决定因素。辛宏天生就对艺术有一种敏感,他不管学什么,都能体悟其精神,把握住其实质,不做无用之功。

二是有良好的基本功。当年临写魏碑、唐楷,着实下过一番苦功,写得中规入矩,形神皆肖。记得1990年市委宣传画廊展出的一件以《石门铭》为基调的魏碑行书对联“云边雁断胡天月,垅上羊归塞草烟”,在那次书法展上获了一等奖,其用笔翻转自然,走留疾涩,斩截老辣,且结字险峻多变,现在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,印象极深。有那样的好根基如今写出韵味十足的行草自是情理之中的事了。

三是有姊妹艺术的滋养。各艺术门类中,我一直固执地认为能和被称为精英艺术的书法不分伯仲的只有音乐,辛宏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,一直又在学校教音乐,从小就受精通音乐的父亲的熏陶,萨克斯、小号、小提琴等样样精通。艺术的通感,使其将音乐的审美融入书法创作之中,所以他的行书自然增了许多起伏跌宕与节奏韵味之美。

四是有好的心态。辛宏为人比较直率坦诚,平和淡定,干什么事既能认真对待又无明显的功利性,总是保持着一种悠然的常态,输赢一笑,得失随缘。因此,他的书作中亦常常流露出契合中国人审美取向的中庸之美,不激不厉,含蓄内敛,也成就了他作品中的书卷气与可读性。

五是带动一些人,相互砥砺。辛宏属于“纳于言而敏于行”的人,又天性仁善,所以总是与几个弟兄般的书友互相交流,几个人经常在一起不计年节,披星戴月,临帖创作,交流比拼,带动了他人,促进了自己,让弟兄们和自己一起成长。

(作者:中国书协新闻出版委员、辽宁书协副主席、铁岭书协主席)

贵在坚持必得佳作——访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获奖者辛宏

辛宏是铁岭信息工程学校艺术科音乐教师,同时也是中国书协会员、省书协会员、市书协副秘书长、银州区书协主席。在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评选中,他的作品草书条幅《画论节选》入展。
    “近段时期我正在研究新的表现方式,转变自己的风格,这次入展也是对我这些转变的认可。 ”辛宏告诉记者,行草书是他最喜爱的书体,之前,他一直以写大字为主,几乎没有尝试过小字的书写。
    直到兰亭奖截稿前4天的晚上,他与一名朋友在一起交流习书心得的时候,正好翻到了古书《画论》,突然悟到,字不能只追求秀美,更应该体现朴拙、飘逸。而以前自己写字时,只是气势较大,没有注重过细节,忽略了作品的完整性。心内灵光初现,辛宏立即提笔,将《画论》中的经典段落抄录下来,由四块组合而成的八尺条幅一气呵成,古朴随意,韵味悠长。
    辛宏说:“书法艺术创作是一门寂寞的艺术,贵在坚持。我的这幅作品是在和朋友聊天过程中,边聊边写的,看似偶然,其实与之前我10几年的坚持练习是分不开的。 ”作为一名音乐教师,辛宏的工作很忙,白天基本上没有时间写字,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和休息日勤加练习,有时甚至一写就写到天亮。 “我喜欢简单的生活,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坚持到底,所以相对执着一些。书法艺术是我最喜爱的,尽管不能为自己带来什么经济效益,但内心是非常快乐的。我的作品入展兰亭奖,对我更是一个莫大的鼓励,我想我会坚持住,尝试更多的风格,一直写下去。 ”辛宏说。 作者 赵静

辛宏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·佳作奖获奖作品集评


辛宏书法艺术 - 红荷彩韵 - 红荷彩韵 (书法学习)
辛宏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·佳作奖三等奖作品


朱以撒点评

  辛宏此作毫无装饰之功,只是写来,也就自然朴素。和善于装饰之作相比,没有那些心思消费。这说明素淡净面也是很可观的。因为一件作品还是要看本质的方面,通俗地说,看字写得好或者不好,而不是水平不够装饰凑。就像当年虢国夫人不施粉黛淡扫娥眉朝至尊,仍然不逊浓妆者。当然,天子也需要具备审美眼光,能看到素面之美,说起来是两方面都须具备。如果天子好浓艳,视淡素之美于乌有,那么下一次要朝拜天子者,人人都要傅粉施朱了。

  辛宏此作(如图)可见出取法二王、唐人。首先是连贯一气、一以贯之毫无倦怠,使人感到笔饱气足勇往向前。草书是需要气的;气足则运动量大,连绵而下如同飞流,赴响应节。明人彭时认为:“人钟是气也,养之全,充之盛,至于彪炳闳肆而不可遏,往往因感而发。”因此写草书和写楷书有大不同——楷书重一字一字完好,气隐于后;而草书却要彰显气,气趋笔而走,伏险出奇,显示出动感的力量,是要让人阅读时明确感知的。一件草书就是一个气之场,在其中不可句摘字摘,它们是首尾相衔浑然一体的。其次是用笔娴熟。辛宏用笔迅疾,有游刃肯綮间的利落,节奏有轻有重,点画有二王之清秀,亦有如颜真卿的丰腴,对比鲜明。在迅疾中善于作提按变换,时轻时重而生出不同趣味。墨色的变化配合了点画的轻重,重则缓而圆润华滋,轻则细而轻盈,飞白生焉。往往一笔下来,由润至枯渐渐形成,自然之至。这也使作品的墨色对比很强烈,明显看到在速度上的墨色转换,非有意为之。墨气的活泼是不可忽略的,有的以熟纸写,也就使墨气无所变而死气沉沉。而辛宏所用之纸正是能使墨色有了伸缩的机会,所谓墨色丰富,就是它可以延伸,随行笔的变化而变化,有了不同的层次。

  也有一些需要改进之处。此作一气写来,但到了末了还是装不下,只能化为小字,塞入落款的空间,这样,落款就拥挤了。这种现象已经不鲜见,开始以为是信手为之,可见多了,哪里有那么多信手,而是把这种写不下作为时尚,你也写不下我也写不下,化为小字,或者化为另一种体的小字写入落款处。说起来是小伎俩,非大智慧所为。因此,作品末了拥挤不堪,反而小气了。另外,圆转的笔调多了,也就惯性多了,太滑而浅薄。圆转使人感到灵活潇洒,却也圆俗气生焉。圆满还须生涩一些。

  获奖感言里有一句“但是一件感性无声的视觉艺术创作能够得到认可和理解”,显然是有问题,“一件……视觉艺术创作”应该是“一件……视觉艺术作品”,写字写文都有一个共同追求,那就是精益求精。


杨吉平点评:

  辛宏此作文词内容前言不搭后语,令人费解,令人咋舌!面对此作,再有涵养的人也会感到无奈。还是看看其内容是如何不通吧。

  辛宏作品的落款是:“甲午秋日写古人书论一则。”所写这一则书论的释文是:“吴郡论真草,以点画使转,分属形质性情,其论至精。盖点画力求平正,易成刻板;刻板则谓之无使转。使转力求姿态,软则无点画,致则无殊途同归。见其下笔无不真者,知无论真草,皆以篆意。故形直而意曲,是为真曲。若求曲于形,失之转远。”试问“软则无点画,致则无殊途同归”是何语?是何意?“皆以篆意”似也缺少谓语或谓语使用不当。查辛宏“古人书论一则”,知其节抄的是包世臣《艺舟双楫·论书》中《删定吴郡书谱序》的后记。笔者手头有中国书店1983年3月版的《艺林名著丛刊·艺舟双楫》,在117页有这段后记的原文:“吴郡论真草,以点画使转,分属形质情性,其论至精。盖点画力求平直,易成板刻;板刻则谓之无使转。使转力求姿态,易入偏软,偏软则谓之无点画。其致则殊途同归……见其下笔无不直者,乃知古人无论真草,皆遣以篆意。故形直而意曲,是为真曲。若求曲于形,失之转远。”其错误如“性情”与“情性”、“刻板”与“板刻”之误及语言混乱之处,等等,至少有八处,读者可比照去看。莫非辛宏先生另有别的版本?但无论哪个版本,如“软则无点画,致则无殊途同归”一语终究没法说通,只能谓之词不达意。在中国书法最高奖——兰亭奖获奖作品中出现如此严重的问题,试问是作者的问题还是评委的问题?

  需要说明的是,这是笔者第二次点评辛宏的作品,上一次是首届草书展的获奖作品。两次进入《书法报》批评专栏,说明了辛宏的创作实力,也说明了当代大量的所谓“实力派书家”的实力到底如何。此作风格一如作者草书展的获奖作品,但线条的厚度和力度都有提高,行笔圆转流畅,颇有篆意;墨色变化自然,富有节奏。单从技法上看,此作的确是一件佳制。但就草书的精神而言,作者依然没有理解并解决好草书的奇正关系问题。此作的明显不足在于,无论是单字还是整体章法都过于端正,形直而意直,难免流于“板刻”。显然,作者还需要认真思考草书到底是什么的问题。

  再看作者的获奖感言,笔者莫名地产生一种念头:应该将辛宏从获奖名单中拿下。其书法本身将明人小楷与八大山人融在一块,笔致清新自然,字形变化有致,但繁简字混用甚至乱用现象则令人难以接受。语言不通、丢字落字情况更是比比皆是。再问辛宏,什么是“随岁月的流游而流游”?是“起承和节奏”还是“起承合节奏”?问题太多,不敢再说了。但真要堵住别人的嘴,辛宏先生大概只有一个办法——改一下自己的斋号,把“阅心斋”改作“阅书斋”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