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本刊以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纸刊为依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》是以【作家文学】博客圈为依托的原创纯文学艺术园地。从2014年7月1日起,《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》、【作家文学】博客圈成为纸质刊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的稿源基地。欢迎广大文学家、艺术家、诗人,评论家及喜爱文学创作的朋友积极投稿,一展您的才华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个被抛弃的女人(第三集)(作者:豫嵩岩)——现代作家文学【2017】第3期 总第35期 小说博览编辑  

2017-03-22 00:20:44|  分类: 小说博览博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

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

◆ 现代作家文学【2017】第3期 总第35期 ◆

 http://xdzjwx.blog.163.com/

青花瓷编辑模板(2017)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  
社火(作者:怀念往事)——现代作家文学【2017】第3期 总第35期 小说博览编辑 - 拂尘 - 学着长大
社火(作者:怀念往事)——现代作家文学【2017】第3期 总第35期 小说博览编辑 - 拂尘 - 学着长大
 
 
欢迎做客《现代作家文学》!http://xdzjwx.blog.163.com/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 

      

一个被抛弃的女人(第三集)(作者:豫嵩岩)——现代作家文学【2017】第3期 总第35期 小说博览编辑 - 拂尘 - 学着长大

 

       

  社火(作者:怀念往事)——现代作家文学【2017】第3期 总第35期 小说博览编辑 - 拂尘 - 学着长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社火(作者:怀念往事)——现代作家文学【2017】第3期 总第35期 小说博览编辑 - 拂尘 - 学着长大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作者:

豫嵩 岩

          责编:四页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美编:拂尘


【轻风心诗】三至四月同题特刊 - 清泉 - 清泉的博客


【编者按】 本文只是中篇中第三集的四、五两节节选,但是窥一斑而见全豹,已足见作者驾驭文字的功力,文章纵横捭阖,开阔处可以跑马,细密处针插不进水泼不透。尤其是景物描写富有地域特色,让读者如临其境。故事情节生动,人物鲜活,堪称属于上乘之作。

      略感不足的是社会正义在章节中得不到体现,会让读者有失望之感。
     推荐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个被抛弃的女人:(第三集) 

文/  豫嵩岩

 

 泾阳城南的龙首山,青峰高耸,苍绿吐翠,恰似一尊腾飞的青龙之首,对天狂啸,雄踞于泾水河畔,守望着古老的泾阳县城。龙首山顶,有一座年代久远、如今修复一新的菩萨庙,里面供奉着一尊容颜端庄、面目慈祥的菩萨奶奶神像。庙堂内,香火不断,金碧辉煌。你若是顺着弯弯曲曲的石阶路径爬上山顶,从庙宇前方俯首眺望:泾水河从南边的山川沟壑中流淌出来,蜿蜒地穿过两岸的十里桃乡,在龙首山下转了一个湾,穿越泾阳城外的一座公路大桥,再流过大片大片的稻田、农舍之后,它才消失在西北方向那片灰蒙蒙的山岭之中。

       在泾阳,农历的三月三,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。自古以来,每年的三月三,泾阳城外龙首山下的“桃花庙会”,那可是远近闻名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届时,龙首山下戏台高筑,大戏助兴,人山人海,摩肩擦背;各类商品摊点琳琅满目,各种地方风味小吃应有尽有;人声鼎沸,花花绿绿,红红火火,热闹异常!龙首山南边的泾水河川,是著名的“泾阳白粉桃”的原产地。此时,你若到那里踏青春游,清澈的泾水河浪花儿飞溅,潺潺流淌,穿越两岸的一座座桃园;桃园里,那一簇簇、一团团、一片片粉红色的桃花啊!宛如红云翻滚,恰似花雨迷漫,花香四溢,沁人心脾;遥望十里桃乡,山清水秀,桃红柳绿,莺歌燕舞,春意盎然。此时,你若漫步于泾水河岸,步步有景,处处如画,那里的风光定会让你赞不绝口,犹如置身于“世外桃源”一般!

       自改革开放以来,泾阳学习外地的先进经验,为了搞活地方经济、吸引省内外商客来这里兴业投资,把当地的农副产品推广出去,促进当地旅游观光事业的发展,泾阳县政府明文规定:将每年的三月三庙会,改为以招商引资、发展地方经济为目的的“桃花会”;在龙首山下那片农田上大兴土木,建设旅游服务设施,开办专门为游客吃、住、玩一条龙服务的“农家乐”。这项政策,收到了良好的社会经济效益。

       今年泾阳的三月三“桃花会”,宣传的力度大,声名远扬,省内外商客纷至沓来,分外热闹,规模空前。今年和往年一样:还是由县政府牵头主办,组织、宣传和接待省内外的八方宾客,在龙首山下布置会场,举行隆重的庆祝活动;届时,由县委一把手冯书记为大会剪彩,宣布“桃花会”开幕,致开幕词;接着是举办一系列的商贸洽谈、招商引资的签约活动。期间,政府还要组织各家客商代表游览十里桃乡,观赏泾水河川的桃园美景,招揽生意,推销农副产品及乡村旅游项目。晚间,县政府还要举办盛大酒宴和文艺晚会,招待省内外贵宾,不再一一祥述。

  

        大清早,许文哲和黄凤英梳洗打扮了一番,吃过早餐,他们俩便揹起旅行包,直奔龙首山而去。来到龙首山前,他俩还是像去年那样,绕道避开花花绿绿的“桃花会”的会场和吵杂的人群,再一次踏上通向龙首山的崎曲山路。

        “故地重游,永记初心”。这句话,是文哲和凤英昨晚商定的今天行程的主题思想。为了今天的行程,凤英还请特护班的老护士菊姐替她代班二个钟头儿,因为她在下午两点钟才能赶回医院接班。对于这对年轻夫妻来说,重游龙首山之所以重要,那是因为去年的三月三这一天,正是他俩定婚的喜庆日子;不久,他俩便在“五.一”节结婚了。“故地重游,永记初心”,就是对他们纯贞爱情的宣誓、追忆和纪念!

       龙首山,山路盘曲,草木葱笼,山花烂熳。今天是三月三桃花会,故上山的游人稀少,四周倒是清静了许多。这时,文哲牵着凤英的手,他俩随心漫步攀登,走几步,歇一歇,时儿窃窃私语,追忆往事,互相倾诉着肺腑之言;时儿谈笑风生,踌躇满志,描绘着他们未来的美好蓝图。

        这会儿,他俩爬到了半山腰。龙首山上,清风拂面,花香扑鼻,醉人心扉;悬崖上、山路旁,盛开的山丹花多姿多彩,鲜艳夺目,分外的漂亮。此刻,文哲手里拿着一束採集来的山丹花,陪着凤英,来到一座名曰“青龙亭”的凉亭前面。望着这座画梁雕栋的凉亭,一桩浪漫多情的往事,重新浮现在他们的眼前:去年的三月三那天,同样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,也是在这座青龙亭底下,文哲双手捧着一束刚从山路旁边采集来的山丹花,仿照着古代欧洲的绅士贵族们求婚的庄重样子,他单腿跪在凤英面前,仰望着她那端庄秀气的脸庞,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凤英!咱俩相惜相爱半年多了,彼此知根知底,互敬互爱,心心相印,志同道合。今天,我怀着一颗赤诚的心,郑重地向你请求:咱俩结婚吧!”

       那天,对于凤英姑娘来说,虽然他们俩谈情说爱已有半年多的时间了,彼此常来常往,互相帮助,亲密无间,但是真得说到“谈婚论嫁”,还确实是头一次啊!当凤英听到了“结婚”二字后,她的脸上立刻泛起了一片红云,使她赶快把脸扭到一边......大半天,她才羞怯地转过脸来,望着依旧跪在地上、纹丝不动的文哲,再看看他那双炙热的目光和虔诚的眼神,凤英感到热血沸腾,心头骤然涌起一股暖流来!......她凝视着心爱的人,沉思良久,终于默默地点了点头;然后,她赶紧俯下身去,双手扶起文哲,接过来那一束山丹花儿,将它贴在自己的脸上......

        与此同时,许文哲激动地展开双臂,突然将凤英紧紧搂在怀中,两颗激烈跳动的心脏,终于贴在了一起,发出阵阵强烈的共鸣!......随后,文哲抱起凤英,就在这座凉亭底下,疯狂地旋转了一圈又一圈,一对情人双双沉醉于美好的憧憬之中!......正在这时,龙首山下“桃花会”的庆典,隆重地开幕了!骤然间,锣鼓喧天,爆竹声声。伴随着人们的欢呼声,无数只鸽子和彩色气球,纷纷飞向了蓝天......

       好久好久,他俩才从幸福的回忆中清醒过来。

       走出了凉亭,文哲和凤英继续向山顶爬去。沿着一条蜿蜒曲折的青石台路径,爬过一处处的山崖溪流,穿过一片片的山坡丛林,费了好大的气力和功夫,他们终于爬上了龙首山顶。稍事休息之后,他俩便踏上七级青石台阶,来到一座古柏苍松淹映、气宇轩昂的菩萨庙前。

       去年的三月三,文哲和凤英也是在这一座菩萨庙里,他们双手捧着点燃了的云香,恭恭敬敬地将它插入香炉;然后,他俩虔诚地望着菩萨神像,双双跪在蒲团上,心中默默祈祷,顶礼膜拜,挖心掏肝似的向老人家庄严宣誓,许下他们的美好心愿......

        今天,同样面对着这尊菩萨神像,他俩去年的铮铮誓言,再一次回响在这座庙堂堂之中:“菩萨神灵啊!您老人家高高在上,我俩自愿拜俯在您的面前,对您庄严宣誓:今生今世,我俩将肝胆相照,风雨同舟,同甘共苦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;我俩将携手同行,海枯石烂,不弃不离,永不变心!” 此时此刻,他俩望着慈祥的菩萨神像,往事历历在目,心潮澎湃汹涌,久久难以平静下来......

        他俩从庙堂里出来,步下台阶,来到山崖跟前。

        “无限风光在险峰”!这时,文哲拦着凤英的腰肢,双双相依,举目遥眺:蓝天白云之下,山河壮丽,多姿多彩,令人心旷神怡。这时候,一朵洁白的祥云,正徐徐地从天涯飘然而来。那祥云,轻轻飘游,徐徐浮动,随意变幻,真乃妙趣横生 ;那祥云,云卷云舒,柔情绵绵,悠然自得,令人浮想联翩......他俩望着望着,眼前渐渐展现出一幅幅美好的憧憬来,脸上露出了一种甜丝丝的灿烂笑容......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五


        夜,深沉、漆黑的夜晚。

        冯永德住院半个多月来,他的疾病已经治愈,健康业已恢复,他明天就要准备出院了。因为,他后天就要动身去省上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。今天上午,他给三月三的“桃花会”剪了彩,致了开幕词;晚间,他还参加了欢迎省内外商客贵宾的盛大酒会,等他回到县医院病房时,已经是夜里十点多钟了。

        今晚上,特护班的值班护士,正是“白衣女神”黄凤英。

       冯永德回到病房,望着迎接他的护士凤英,想到自己明天就要出院了,突然让他产生了一种惜香怜玉、难以割舍的感觉来。说实话,这半个多月以来,经常守候在他身边的这位年轻护士,谨言慎行,举止有度,彬彬有礼,早就让他从心里着迷了!在冯永德的眼里:她那端庄大方的仪容、温文尔雅的举止和俊秀靓丽的风采,特别是她那付瓜籽型的娇嫩粉润的脸蛋儿,更是让他走火入魔,神魂颠倒!其实,他这次住院,除了治病之外,再就是怀着渴望的心情,准备细细地观察、欣赏、品味黄凤英这位久负盛名的大美女了。而且,他还要想方设法把她弄到手,亲口尝一尝这块味道不同的小鲜肉!为了美梦成真,他事先曾经做了精心的安排。因此,冯永德对此满怀信心,志在必得!然而,在大庭广众面前,在县医院广大医务人员的眼里,冯永德却是一位高高在上、威风凛凛的党的领导干部,是泾阳县40万人民群众的父母官。因此,他在公众面前,还必须装出一付堂堂正正的“正人君子”的样子来;而他那见不得人的肮脏心理,只能埋藏在心灵深处,决不可轻意暴露出来,更不能轻举妄动,以免败坏个人的形象和声誉。所以,这些年来,冯永德无论是在官场上还是在日常生活中,他的人性、人格、道德品质和思想观念,一直处于自相矛盾的状态之中;其间,他靠玩弄一套“两面派”的手法,利用“双重标准”的这种骗术,而且拿捏得恰到好处,以至于蒙蔽了好多人的耳目,骗取到党组织、广大群众对他的信任与重用,一步步地青云直上,飞黄腾达!......这会儿,他这条老色狼,两眼透过那一付茶色眼镜,死死盯着凤英的脸庞;随后,他又心猿意马、飘飘欲仙地想起了什么......突然,护士的问话,打断了他的思路:

       “冯书记!这会儿,您有事吗?”

        “没有。”

        “那好,我要到护理部给您的病历填写 ‘ 护理日志 ’去了。”凤英说着,给自己倒一杯茶水,将茶杯放在了窗台上。接着,她扭过脸来,对着病人说道:“有啥事,少等一会儿。我马上就回来!”

        “哎,好的。” 冯永德点了点头。

        护士拿起一个小本本,迈着轻盈的脚步,走出了房间。

        冯永德望着护士走出门去,一朵靓丽的“玫瑰花”,从他的意识中消失了。这会儿,他回过头来,望着凤英放在窗台上的那只茶杯,它正冒着一团团的热气......突然,他想起了什么,脸上露出一种不怀好意的奸笑来。与此同时,他暗暗想道:“明天,我就要出院了。这次住院,苏秘书和王院长协商,特意给我安排了两位贴身护士,其中就有“白衣女神”黄凤英。天赐良机,这确实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!‘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’。今晚,是我最后的一次机会了;若是再抓不住这次机会,我就要后悔莫及了!嗯,我不能再犹豫了,必须立即行动,而且不许失败,只能成功!在这最后的关头,我必须当机立断,拿出我的 ‘秘密武器’ 和 ‘绝招’ 来!......哼!今天晚上,我不把你这朵带刺儿的 ‘玫瑰花’ 弄到手,决不罢休!......” 冯永德想到这里,他赶快起身,走进套间,从皮包找出一包药粉;他又来到窗前,将药粉溶入茶水,摇了摇,再将茶杯放回原处。当他做完了这一切之后,重新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       不久,护士回来了:“冯书记,您没事吧?”

       “没事,没事。” 冯永德睁开眼睛,笑吟吟地说:“凤英,你们这些护士,也确实是够辛苦了。一天到头,跑前跑后,忙得不停空儿。嗯,喝口水,坐下歇歇吧!”

      “没事。” 凤英来到窗前,端起茶杯,一口气喝了大半杯茶水:“ 护士工作就这样,我们习惯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行!年轻人有朝气、有魄力、有闯劲,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!”这时,冯永德从沙发上站起来,伸伸懒腰,笑着说:“今天,我困了,要睡觉了。”

       护士说:“床铺好了。我扶您休息去吧?”

       “ 不,自己来。” 冯永德走进了套间。

        这时,凤英拉上窗帘,打开壁灯,关了客厅的吊灯,室内暗淡了下来。

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夜深了。

       冯永德看了看表,夜里零点一刻了。然而,他在病床上翻来覆去,一直想着自己的好事,心里觉得直痒痒,一点睡意都没有。这时,他反而精神抖擞,摩拳擦掌,仿佛要去参加一场战斗似的!他向客厅偷窥了一眼,心里乐滋滋地想道:“......嘿嘿!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吧?......这种 '迷魂药’ ,蛮够厉害的!一旦产生了药效,女人眼前就会出现往日一幕幕情节生动、形象逼真的生活片段来,并让她以梦幻为真,主动投入男人的怀抱,亲亲卿卿,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来。这些年,我就是靠这种“秘密武器”屡屡得手,白白占了不少女人的便宜!......嗯,是时候了。为了安全起见,我还是先去客厅看看吧!” 冯永德想到这里,他轻声下床,蹑手蹑脚地向客厅走去。

        客厅里,那盏壁灯,发出一汪橘黄色的柔和亮光。

        灯光下,凤英穿着一身洁白的工作服。为了御寒,她在工作服外面还披了一件花格子的呢绒外套。她背靠沙发一角,半躺在沙发上,头枕靠背,两眼闭合,发出一丝细微的鼾声来。此刻,她那付流露着典雅之美的脸庞上,正漾溢着一丝甜美的笑容......今晚上,对于凤英来说,确实是一反常态:过去,她值夜班打瞌睡的时候,脑子里总是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性,那怕是一丁点儿的响声,她都会被惊醒过来,赶快仔细巡视一番,找出原因,严防意外事故发生。近来,在这位县太爷跟前值夜班,她更是提心吊胆,决不敢有半点马虎,夜间极少打瞌睡。然而,今晚也实在是奇怪:刚才,她一连打了几个哈欠,眼睛酸睏流泪,脑子里是一派五颜六色、光怪奇离、扑朔迷离的奇异感觉;接着,她和文哲日常的生活片段,一次次的亲密接触和对话交流,一件件印象深刻的往事,就像走马灯似地从她脑海中一一闪过......以至于让护士对眼前发生的一切,毫无警觉,更无防备,全然一概不知。

        冯永德望着熟睡中的护士,一尊端庄美丽、清纯圣洁的“白衣女神”,仿佛就高高地耸立在他的眼前!......望着望着,他骤然浑身热血沸腾,心脏跳得厉害,恰似古战场上督战的震耳鼓声!这时,他悄悄从里面反锁了客厅外门,再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,这才小心翼翼地在护士身边坐了下来。此刻,他瞪着一双贪婪的目光,毫无顾忌地将护士从头到脚观察了一遍;随后,他又对着她那清秀俊俏、焕发着青春光采的面容,一丝不苟地欣赏起来......在他的感觉中,一种超凡脱俗、无与伦比的美感,撬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,拨动着他的每一根心弦,震撼着他的心灵!此刻,他按奈不住激动的心情,从内心惊呼道:“天哪!果然是名不虚传!纯粹是天仙下凡,一枝独秀,独领风骚哇!......” 后来,他思衬了半天,试探性地拍拍她的肩头,轻柔地呼喊道:“凤英,凤英!我在叫你,听到了吗?你听听......”

        这一刻,今年夏天,凤英和文哲赴内蒙古旅游的生活片段,正浮现在凤英的梦幻之中:......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地见牛羊。蓝天白云之下,在那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,芳草绿茵,野花朵朵,牛羊成群,牧歌阵阵。这时,在凤英的梦幻中,她和文哲活像一对天真烂漫的孩子,尽享大草原的天然之美,互相戏闹着、蹦跳着、欢笑着,飞快地追逐着、奔跑着......哇!他俩真得好兴致、好激动、好开心啊!......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,几乎忘掉了一切......后来,凤英感到体力不支了,大口喘着粗气,望着远远跑在前面的文哲,她一边挣扎着,一边喊道:“文...文哲!......你...你,等等我!......”

        冯永德闻声,他忙扶住挣扎着的凤英,应声道:“凤英,怎么了?我在这呢!”

        幻觉中,文哲听到凤英的呼喊,急忙转过身来,飞快地朝她跑过来了。文哲他跑呀、跑呀......眼看跑到她的跟前了,他就势展开了双臂......此刻,凤英觉得头晕目眩、东倒西歪......她望着文哲说道:“快!我不...不行了!快...快来......”

        冯永德眉开眼笑地:“凤英!你要我怎样?.......”

        幻觉中,凤英倒在了文哲的怀中:“快!...快抱...抱住我......”

       “哎。来啦!” 冯永德话音刚落,他就像老鹰抓小鸡似的,一把将风英抱在怀里,直奔套间而去......

        梦幻中,凤英躺在文哲怀里,一种幸福、安逸和惬意的感觉,顿时让她迷迷糊糊、天旋地转起来......后来,眼前一黑,她便渐渐失去了知觉......

        冯永德把凤英放在床上,三下两下脱光衣服,让她赤条条地躺在床上。这时,他迅速开灯,拿出相机,对着嘴里喃喃呓语的裸体女人,“叭、叭”几声,连拍几张照片。紧接着,他又拉灭电灯,替她盖上了棉被。做完了这一切之后,冯永德才脱光衣服,架着一门冲天“大炮”,迫不及待地钻进了被窝......夜幕中,一尊洁身如莲的“白衣女神”,一位一枝独秀的绝世美女,这时她像一只可怜的羔羊,骤然落入虎口,任凭那头疯狂的野兽姿意地啃食、糟蹋与摧残!......

        夜色凝重,乌云翻滚。

        黎明前夕,窗外传来了一声隆隆的雷鸣。

       这时,凤英突然被一声春雷给震醒了。当她从迷迷糊糊的意识中清醒过来,她像被蝎子蛰了一下,猛然从身边男人的怀里弹射起来,大声吼道:“你,你是谁?!......”

       “小声点!” 冯永德轻轻地说:“ 我是冯永德。你吼什么?咱这是周瑜打黄盖,一家愿打,一家愿挨嘛 。‘”

       “呸!”凤英朝对方啐去一口,怒不可遏地举起巴掌,奋力搧到男人脸上:“冯永德!你这流氓无赖,昨晚给我下药了,是不是呀?......哦?......你,你说呀?......”

       冯永德伸出一只粗壮的胳膊,搂住她纤细的腰肢,连连求情地:“凤英,好我的姑奶奶哩!我求你了:有啥话,一切好说。希望你能看在我冯永德的面子上,千万不要再声张了好不好? 咱......”

       “叭,叭” !一连又是两个响亮的耳光:“畜牲!冯永德,你这人面兽心的东西,丧尽天良的魔鬼!我......我黄凤英,要扒你的皮,抽你的筋,放你的血...血!......”  这时,凤英完全丧失了理智,疯狂地对他撕抓起来......

       冯永德的两只胳膊,犹如一把铁钳,紧紧地将凤英控制在自己的怀中:“凤英!一切都怪我,全是我的错。这行了吧?......依我看,无论咋说,咱俩生米都已经做成熟饭了。凤英,今后你要钱,我给你钱;你要官,我给你官,什么都答应你。你就愿谅我这一次好吗?......哦?......姑奶奶,我求你了!你......”

       凤英两眼直冒着火星!她在冯永德的怀里,奋力挣扎着、撕扯着、声唤着......突然,她一把揪住了对方的耳朵,用力一拧:“ 呸!狗娘养的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......冯永德,我黄凤英豁出去了,我要告你!告不倒你,我誓不为人!我......”

       “嘿嘿!......” 这时, 冯永德发现:对这个女人,软的一手没用。于是,他冷笑一声,一把将女人推出怀外,使出他的权势与威严,转守为攻地说:“好哇,我今天放开手,你就告去吧!不过,我把丑话先说到前头:在泾阳地区,你一个小小的女护士,就算是使上吃奶的气力,对我冯永德还能怎样呀?......想想看:在泾阳地界,从县政府到县委、再到公法检部门,是你说了算,还是我说了算?!......实话告诉你:泾阳的天,是我冯永德的天下!你若不信,咱走着瞧,别他妈的不识好歹、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 说到这里,冯永德拿出相机,打开显示屏:“风英!你看看,这是什么风景?!......”

        相机的屏幕上,凤英她赤身裸体的照片,一张张赫然在目!

        看了一眼,凤英的脑袋“轰”地一声巨响,她又晕厥了过去......

        冯永德收起相机,心中洋洋得意地想道:“哼!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我的小美人儿,咱就走着瞧吧!看谁能够笑到最后?我倒要看看:你一个小护士,能不能跳出我冯永德的手心?!......”此刻,他怀着胜利的喜悦,想着瘫软在身边的赤裸裸的大美女,他再次心血来潮,抚摸着她那光滑柔软的肌肤和富于弹性的乳峰,突然扑到女人身上,使出他浑身的解数,报复性地发泄起他的兽欲来!......

        窗外,又是一道惨白的闪电,一声经久不息的雷鸣!

   

(待续)

   

【作者简介】
杨克钦,男,医生,学生出身,共产党员,原籍河南郑州巩义市(巩县)人。
             笔名“豫嵩岩”,自幼酷爱文学,长期从事业余文学创作活动。本人曾在甘肃庆阳地区工作多年,现为甘肃省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退休职工。

          【责任编辑】原名陈捷,笔名,四页1953年3月18日,湖北自修大学毕业,曾任江   汉油田周矶学校初高中语文教师,江汉油田作协会员,中国语文学会会员。



特别鸣谢:

栏目图设计:蓝天一鸽

图标设计:夺宝奇兵007

  2016诗歌散文等编辑模板参考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   《 现代作家文学》◇精品电子刊◇编管风采(模板) - 踔风 - 踔风

            


原文网址: 一个被抛弃的女人:(第三集)  http://ykeqinyx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217685065201702210655925/



 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电子刊编辑模板(青花瓷)(201701)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特别感谢:模板设计制作:滴墨斋主/编辑模板:踔风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