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本刊以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纸刊为依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》是以【作家文学】博客圈为依托的原创纯文学艺术园地。从2014年7月1日起,《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》、【作家文学】博客圈成为纸质刊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的稿源基地。欢迎广大文学家、艺术家、诗人,评论家及喜爱文学创作的朋友积极投稿,一展您的才华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◇ 朗读撷英 ◇梅之恋——朗诵:冰魂(作者:谭易)  

2017-01-15 00:04:38|  分类: 朗读撷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◆ 现代作家文学◇精品电子刊◇【2017】第01期 总第33期 ◆

2016诗歌散文等编辑模板参考(2)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  《现代作家文学》◇ 朗读撷英 ◇ 走西口——朗诵:静听(作者:碑林路人)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
欢迎做客《现代作家文学》!http://xdzjwx.blog.163.com/


              《现代作家文学》◇ 朗读撷英 ◇ 到蔬菜地看看 ——朗诵: 冰魂(作者:李汉荣)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   《现代作家文学》◇ 朗读撷英 ◇饺子赋——朗诵:冰魂(作者:石岗)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作者:谭易     朗读:冰 魂    责编:踔 风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踔风原创)编 辑 心 语 - 踔风 - 踔风 

      【编者按】虽文章冗长,恋之情怀令人折服。冰魂的朗读令人销魂。她厚重的嗓音和沉稳的情调渲染了文化氛围,提升了梅义,激发了恋情,让《梅之恋》更加煽情,更加动人,让聆听者更加相信“花开枝头,冬也芳菲,殷殷善念报春晖。”(东方朔南)
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 
              梅之恋   
    点击播放按钮聆听


点击下面网址/标题欣赏朗诵

http://www.ximalaya.com/5035828/sound/27673336

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◇ 朗读撷英 ◇梅之恋——朗诵:冰魂(作者:谭易)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  
梅之恋   
   
       
        你不是来报春的。因为我们都在冬天。
        去年为你写的梅颂,已被我酿成一坛酒,大半用来驱散苦寒,小半用来祭奠流年。
饮过几口的朋友都说,它夺命而销魂。
 
        我所有的旧时光,几乎都和你有关。你藏匿起寒香,与我的经年不惑,须以周旋。
我大好时你充耳不闻,我式微时你亦步亦趋。
        我非雅士,从不踏雪寻你,也绝不在你的花树下弹拨锦瑟,搬弄华章。我能做到的,就是让你活在我的文字里,与你的高洁合二为一。
        我对自己懵懂,对你则知信知情。
        红尘内外,知音何其少,惟你是知音。
        其时或有雪意,比我的文字早一步抵达你的枝头。
        你有微冷,我有款曲。
 
        昨夜做了一个梦。梦见一片盛开的梅花。梦醒后,飒然惊觉:这是我多年前,在丽江束河古镇住过的一个院子,一片梅林。那是我状态最差的时候,内心兵荒马乱,爱情流离失所。但我会,因为看到一株白梅从墙头探出,就在那个有白梅盛开窗前的屋子,住上一阵子,亲眼细瞧着一株白梅从蓓蕾初绽,到怒放,到败落的整个过程;夜里听着梅花三弄的曲子,写风花雪月的故事;早起拣来败落的梅花瓣,在寒凉的天光里晒着,煮在普洱茶里,喝出唇齿浓香;那个冬天阳光好暖啊,我却时刻期待一场大雪,好让我去踏雪寻梅。不过,我一直没能等来一场雪落,却看遍了束河的梅花:博物馆的白梅,九鼎龙潭三圣宫的如烟似雾的绿梅,莲七书院成了精的用香供着的老树梅,石莲寺后山上长在悬崖缝隙里的野梅。
 
        即将到来的这个冬天,我还要住在束河,只为了在黎明的梦中绽放的这些梅花精灵。它偷去了我的睡眠,让我的心里一地落梅,原来是给我捎来梅讯,逼我盟誓的。
那就盟誓吧!
        这个冬天,我与那棵白梅来个约定:
        我不到来,你决不开放;
        我若爽约,你一夜凋零!
        这该是我做的,惟一的,和你的约定。
        我来得不早不迟,你开得不紧不慢。
        趁着春宴还远,风儿寒凉。
        开在寻常人家墙头的你呀,喜欢冷冬的梅,贴着沉默的墙,开出一院子的锦。
        你在怒放,我在看你。
        这一曲梅之恋,是去年秋天就开始酝酿的。
        可惜没有等待我的人,和我一起祭奠,那些死去的香魂,和铺满清晨的黑的雪。
 
        只在喷雪回春的瞬间,我回到了你的树下。在此之前,我和冬一起蛰伏。不愿醒来。我眼里的春天,止步于踏雪寻梅;心里的世界,比雪洞还要冰冷。那是好久以前了。后来我封杀了自己,只让一部分思想活在人间。且让灵魂安宁,绝不放任自流。在放弃所爱之后,我喜欢一切被雪藏的东西,包括被弃置的情感,被亏欠的人,被冷落的心,被风干的泪痕。而我可能,会选择独孤终老。前提是,我不会被日月辜负,被流光抛却。万难两全。只是我,还要等待多久呢?衰老之前,我还会有几轮梅树下的翘首?我会不会总是错过花开又错过收获?我会不会变成一棵会开花的树?芳若素心,殷忧馥郁;活在风花雪月,长在阳春白雪;看淡浮华,心念流年。我愿如此纯粹,执着于心。那些憎厌我的人,只要想想我的苦行,便从此满心怜悯,放我生还。我一无所有,惟存善念。是梅开后的一树酸果,有些用来煮酒,有些用来怀春,有些在荒芜的土里长出一树白梅。期待了千百回,依然是在冬天,喷雪回春。
 
        我奔向你,一如青春奔向沧桑,也如流光奔向死亡;
        一如火焰思念灰烬,也如青苔思念焦灼的太阳;
        一如赤子眷恋背叛;也如旧年沉疴眷恋失血的创伤。
        明知见你一次就少了一次,我还是来了;
        哪怕你疗不了我的病,我还是来了。
        步履孱缓,在风里飘摇地站着,来嗅梅香。
 
        心事如瀑。从你的花下走过,脚步轻得惟恐惊扰了你。但还是听到你,殷忧地问我:我究竟是该大哭一场?还是该沧海大笑?你背景的天,蓝得一如我的纯粹。我没有秘密被你洞穿,反而听到你的秘密。你最好不说完它,让我猜猜,是不是我最懂你。其实,你也是懂我的。我不回答你,你也知道我终有伤透的情怀,是流浪的赤子在找家。不怕被你看穿,不怕让你知道,只怕又一次错过了,让你心疼一回。我常常心疼。这是我的病。到了这个冬天,也不见痊愈。我躲藏在大山的褶皱里,我的病也传染给了大山。我在你的花树下,比风早一步抵达,你也跟着病倒,接下来就是风。我们都被爱传染了,我们每一天都心痛无比。可是我们该如何才能做到,既有灿烂的容颜,又没有如花的病魇;如何没有心事也乘风,又如何不疯不魔也能活;是最美的风景,也脆弱到短命而不堪。哀鸿遍野的日子里,有些人失恋,有些人生无所恋;有些人爱着,有些人被热烈倾慕。有些人冷漠地走过,忘记所有;有些人想起了从前,而我,想起了你。
 
        如果,你能赐我一杯煮着青梅的毒酒,我愿痛饮肝肠,绝地而亡。只让风轻轻地去了,永劫不归。只让,所有的游魂儿认得你。所有的,在寒冬里的等待,都成为,你的等待。所有僵硬的,柔软的,舒展的,蜷曲的姿态,都是你怒放的姿态。你不爽约,所有奔赴你的心愿,也绝不爽约。它们,栖息在你的幽梦里,梅香不冷,你的梦和它们的梦,都不会变冷。为你高歌梅之恋的人,也就有了一唱再唱的理由。
 
        纵然冬天永不过去,住在你馥郁心房的这一刻,也就是春光永驻了。你在尘世走这一遭,何其残忍?深爱你的人已经不知道如何在难舍之后,再又如何抽身离去?或许,在暮春,在夏至过后,会有酸涩的果子,长在会流泪的眼眸里。而在,绵绵秋雨的消歇,也会有一双会疼痛的手,把那杯红泥炉里的黄酒,煮出绝望的况味。
 
        看那梅树下走过的人啊,回头再回头,别了又来过,踩了一地不结冰的水。他们从不奢求,和你一起殉情。却愿如你,依然决然,在冬天结束之前,把青春埋葬。哪怕,曾经多么渴望,骑在墙头,遥望早春。哪怕关不住的艳魄,几经周折,终于得到了,得到了自由。纵然躺在地上,碎成花泥,那也是梅冢,也是天边的香丘。
 
        花期还很长呢,我看了又看。看了又看,舍不得离去。什么时候凋谢并不重要。只记得去年,我为你唱过的梅颂。那时,伤痛还未重叠,遗憾不曾重演。那时燕去飞花人还在,我也没有错失春天。
 
        梅花怒放的瞬间,便酝酿着凋落。
        愈灿烂,愈危险。一如短命的爱情,流逝的青春,
        醉生梦死的欲望,朝云暮雪的容颜。
        人在花下走,不禁担心了又担心。
        惟恐惊扰了你的梦。
        你自不知危险何在,继续着沉沉醉梦,不愿醒来。只要醒了,就会在一夜之间,全部凋谢,没有一朵花会赖在枝头留恋空巢。宁愿短暂,只要灿烂;刹那壮丽,视死如归。
 
        让我在开花的树下走一次,或住在开花的树里,看你满树艳魄,如百岁千岁的老妪怀了春,又受了孕。如果能有通道,接了盘根错节的记忆,我一定最想知道你曾经的妙龄之际,青春的芬芳和迟暮的妖冶,究竟有何不同?而你,作为一棵梅树的存在,竟能见证了沧海桑田而遗世独立,沦丧了浮华世界而自不沦丧,消歇了枯木万顷而独木成林,这存在就不仅仅只是奇迹。很多奇迹是可恨的,你颠倒众生,让乱象更乱,扑朔更迷离。你也美,你也扭曲;你也残酷,也有畸态。
 
        让我在你怒放的花树下歇歇脚吧!不要睡着,也不要做梦。我刚刚大梦初醒,还分不清黄昏和早晨。我只想站着仰望。不,不是仰望。我只是酸痛着脖根,仰望你头顶上,我深爱一生的天,白天有流浪的云,晚上有会眨眼的星星,星光照了一地,地上有细碎的会叹息的白梅。
 
        让我在你的树下做个梦。梦见久违的三月,我的华年在春光里永驻。与我睽kui2隔的所有流光,都在经年里复归。从此忽略往事的背景,一如忽视你蓝天的衬底。我的心从此年轻,身体回到青春期。我可能还会拥有爱情,遇到初恋的人。回不去的日子,我把它还回去。不带走任何负累。我带走的,只是与你有关的所有记忆。你盛开的日子,颓败的时刻。之后,你有累累青梅,我有醒不来的黄昏。花开枝头,等待一只手;摘下,别在耳边。我在等待香雪海,门开半扇,风雨故人来。那是带香味的嘴唇在说悄悄话。
 
        我在你的花树下坐了很久,心里写着和你有关的文字。在我起身离开的时候,我看到一阵雪山吹来的风,从你千朵竟放的花树上,吹落了一朵小小的朵儿,落在我的掌心。
尽管冰冷,傲然到完美。花瓣坚硬,也有寒凉的蕊。期待这一缕香氛,一如等不到蝴蝶归来。人心都冰冷成石头了,石头却开了花,开在刹那,收拢了一世流浪的心。
 
        气息,味道。某种迷幻,说不出。再去的时候,我会拿回我丢弃的东西。一件被风吹走的衣服,回不来的记忆,被吞噬的隐私,被忽略和遗弃的爱,被谋杀的秘密。有一个通道,让我自由出行。偶尔我会忘记走出去,也不记得归途。所以,有短暂的迷失。再走出去,也是被幽冥ming2的风带走。
 
        在预约了来年的春风之后,我与你,也该有一场火烈的夏,唤醒休眠的白莲;或者滂沱,或者如瀑,终究是,天要下雪;不管有没有等待,都会有被雪覆盖的人,逆风而来。也该有不期而至的伞,和最干净的灵魂,以临水照花的姿态,在一片梅香里迷失。
 
        梅香,梅香啊,你不是万丈红尘的颜色,
        你属于诗人心头淡淡的忧愁;
        也是,离人恨。
        如果爱情有味道,你的梅香就是最残酷的味道。
        开在冷冬寒天,让芳菲的青春失色。
        人若抬头,必有潸然。
        无需闻到那醉人的馥郁,就心痛不已。
 
        就这样花团锦簇,开在青瓦白墙的高处,每一个日子都在怒放。姹紫嫣红,也比你单调,就约了蝴蝶弄春风;还要把心愿拴在花蕊里,引来蜜蜂抢夺甜蜜;还要裹了芬芳的裙裾,弄花香满衣。最后,就是安心地等了,等来雪白衬衫的爱人,等来吟唱海誓的情人,等来深情款款弄梅的人。
 
        趁着风儿不曾吹起,趁着你的一树梅香不曾落地成尘,就把心动交给你了!不管想要的究竟有多少?我所能做到的最奢侈的事,只不过是把真心给你。而你,足以匹配我灵魂的高贵。那是时间煮雨,泥炉焚雪之后,我生命的全部。你隐藏的秘密,我洞察的全部。流云翻卷,回春喷雪,我动心过的全部。我也有给予你的,我的全部。
 
        在我走向你,又离开你的日子里,我是你墙头上咆哮的风,你还可能伫立在料峭的寒风里,不动声色,不留痕迹,用你带苦味的梅香渗透我的多情。在你能感知到的,我卑微的存在里,你还可能借助我爱慕过的那朵牡丹,我喝过的那杯清茶,浓郁散淡的茶盅所该有的余温,有小小的灼热,你会借此找到我。也该有,把你的背影拖得好长好长的红霞,和我冻僵的手一样青红的秋残的叶,高高悬崖上孤独成风的殉情者,自比衰草日渐式微的追忆者,骑马归来的狩猎者。他们都可能是我派出的使节,以试探或试炼,轻触你的魂灵。
 
        那是多久、多久才会有的,试图看出结果,却搁浅在沙滩上,心心向往彼岸的,没有彼岸的远行啊!都不记得回去的日子了,却记得离开,记得出走,记得再见和再见。只记得,你就是全部!
 
        我选择所有的,能与你对接的方式。天上飞着的灵魂,地上行走的身体。靠近你,却不渴望变成你。枯败之后,你的疲惫,你折损的姿态,契合着我的衰减。你的寂寞与哀愁,在我抵达你的路径,与风同行。我也试图变做风。绕过夏日的荷叶田田,绕不过你秋残的沉重,是霜降之后最后一次与你亲近,我的心比你更年迈。我们共同,葬送了青春,又一起等待初雪。我们都是冬的恋人。
 
        我种出的春风,和你枝头的嫣然何其相似。我有贫瘠的土壤和丰沛的爱意,梦田里不能指梦为马,我就放逐了幻觉,如似脱缰。不只为归来的日子,何去何从;只为在狂奔的夜路,邂逅巅峰。就以为重回了巅峰,收获属于我的时代。这点滴的从容,细水长流的生动,都是命运馈赠。让我从此爱上命运,包括它赐我的伤口。我在伤口撒上几枚你被寒风吹散的花瓣,啜饮去年冬季残留的青梅酒,让瓦楞上的沟壑淋了你的香雪海。这是来了又回的地方。我却不是旧梦重回。我看到,看到你冷。
 
        开出这样白色的花,你这棵树该有多冷?你的红色哪里去了?热情被谁断送了?如果树也有血,你流淌的也该是蓝色的血;枝干也是蓝色骨头,长了累累的冤魂。如果花有味道,咀嚼了满口蓝色,那一定不是甜的。也可能不苦。或者最适合制成迷幻药,诊疗致命伤。能与它匹配的,惟有白色,或一袭白衣的人。懂得它冷漠的渊薮,爱它冰肌雪肤,恨它难以承欢。不俗乃仙韵,多情即禅心,也是对它而言。
这种冷色尘世不容。
 
        用一树嫣然证明你走了又来,再用满院的冰清玉洁证明你活得还没有死。
        没有花开花谢的伤逝,却有春去春回的至诚。
        饱满,鲜活,生动。
        故事最终也不会干瘪,依稀的记忆也馥郁扑鼻。
        我会在离开很久之后,依然循着来路,找到你。
        不只想揭开年年有色的谜底,更为了不负永芳。
         你的花期不肯为我延长,我却用镶金的流光推迟了归期。
         我会再来!
 
         如果我再来的时候,是一个无雪的冬天,我也将在追忆里捧回一朵白梅。
         尽管你,多么憎恨与我的一面之缘。
         我在迎风走来的路上,再一次迷失在属于我的冬季。
         也终于知道,无需等待一个不属于我的空陌答案。
         我更适合一意孤行。
         我多么多么渴望,那些远离我的往昔能再次回来,如是契阔,圆了宿缘。
         别来应无恙,只把梅来嗅。
 
         我最终,也会往生为一枝梅,住在禅院。
         梵音里生,佛光里长,日日枕着诵经声,出落得风华绝代。
         下一世你是谁?你会拜访我吗?你的拜访会不会惊扰了我?唤起了我的凡心?
        眼见得回风喷雪,香魂飘渺,多么强大的加持啊!
        神灵爱我,也爱你。
        你认出了我,也是同缘人。
        天佑眷顾,神往心持。
        待来生,我如梅。
        疾病试探,我无怨;
        万难煎熬,终无悔。
        花开枝头,冬也芳菲,殷殷善念报春晖。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
    【作者简介】    
 谭易,知名作家,专业编剧。

   
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◇ 朗读撷英 ◇ 到蔬菜地看看 ——朗诵: 冰魂(作者:李汉荣)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 【朗诵者简介】 

 冰魂:酷爱文学,钟情朗诵。参加过《梦想奥运》等多次全国大型网络朗诵晚会,功底扎实,风格沉稳大气,声音纯净磁性,颇有感染力,深得听众喜爱。
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◇ 朗读撷英 ◇春天的七行——朗诵: 冰魂(作者:莫辞花下/心澜问水)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      

 《现代作家文学》 ◇编管风采◇ 行走的力量—与自己的一次对话  作者  踔风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  【本期编辑】

吴国红 ,笔名:踔风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。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电子刊常务总编兼主编、电子刊编辑部主任。

 《现代作家文学》◇ 朗读撷英 ◇一个孤独者的呓语——朗诵:中原客(作者:刘剑)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编辑部第三任编委名片 - 红荷彩韵 - 红荷彩韵 (宋赫博客)

      

  特别鸣谢:

栏目图设计:蓝天一鸽 / 电子刊图标设计:夺宝奇兵007


            2016诗歌散文等编辑模板参考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   《 现代作家文学》◇精品电子刊◇编管风采(模板) - 踔风 - 踔风
            


原文网址:

特别感谢:伊人边框/编辑模板制作-踔风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