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本刊以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纸刊为依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》是以【作家文学】博客圈为依托的原创纯文学艺术园地。从2014年7月1日起,《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》、【作家文学】博客圈成为纸质刊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的稿源基地。欢迎广大文学家、艺术家、诗人,评论家及喜爱文学创作的朋友积极投稿,一展您的才华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现代作家文学》◇ 小说博览 ◇【原创小说】《放不下》 玉指清波  

2016-10-28 00:09:31|  分类: 小说博览博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
  


◆ 现代作家文学◇精品电子刊◇【2016】第10期 总第30期

2016诗歌散文等编辑模板参考(2)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

2016朗读、小说、杂文、散文、编委等编辑模板参考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

【原创小说】《放不下》       

玉指清波



 虽然过了清明,可东北的太阳依然那么远,气温依然那么低,瓦砾、树木……上常覆盖着淡淡的白霜,冰得做活的人们不停地“哈”着手,品味着“乍暖还寒”的味道。

        清晨,桑屯小学的老柳树下,铁锤敲打着犁铧,发出清脆的“铛、铛……”声,在几声苍老的“上课喽”过后,玩耍的学生们便小雀儿般欢快地蹦进一栋红砖灰瓦的教室。校园静了下来,接着,师生问好声、学生齐读声、教师讲课声……从六个教室里同时传了出来,奏响了一首古老而又动听的校园交响曲。
        教室后面一米多高的榆树墙,与教室倔强、不分季节地平行着,墙内围着几片形态各异的花坛,花坛里睡着黑黝黝的沃土。一中年男子挥动大剪,正笨拙地修剪着榆树墙。他时而伸长脖子往对面教室里张望,时而竖起耳朵捕捉教室里发出的声响。其关切之情、牵挂之意都明确昭示着里面一定有他的孩子,而手下不利落的活计,也有力诠释着什么叫“身在此,意在彼”和“一心不可二用”。
        “还是放不下?”李大爷跛着脚来到他的身旁。他读小学的时候,李大爷因腿脚不好,就在这里敲钟,做杂务,如今几十年过后,他们已情同父子,无话不谈。
        他眼圈儿一红,重重点了下头,但立即转移着话题:“又停电?”
        “明天还停。要不,到县上找局长唠唠,好好认个错。不就是一巴掌吗?”李大爷帮出着主意。
        “没用的,当前师德师风抓得紧。”他的声音和头一起低了下去……
        他叫姜玉,是柳泉乡桑屯村土生土长的小学教师。因其稳重、厚道、可靠,很多人喜欢称他“老姜”。
        老姜身材高大,三十五、六岁的样子。他酷爱篮球,常能用一只手抓起篮球,在对手面前摆动几下,然后高高跃起,将球扣进篮筐;也经常“一条龙”般地将球运到前场,几个逼真的假动作后,突破上篮得分;最恐怖的是他的防守,只见他往篮下一站,朝进攻队员神秘地一笑,嘴里说着“小心了”,然后一巴掌下去,进攻球员便多半会吃到他的“火锅”,而球也莫名其妙地到了他手里。据说,十二年前他读省师范学院时就是学院篮球队的队长。柳泉乡特别重视篮球运动,每年夏季都会组织一届篮球比赛,由各村、企事业单位派队参加。二十几支球队从小组赛到淘汰赛,再到决赛,一赛就是一个多月。在这一个多月中,他无疑是最耀眼的明星。只要有他参加的比赛,围观者总是最多,大家几乎都是奔他去的。他也不失时机地告诉他的学生他比赛的时间,让他们去观看,为他加油,分享胜利的喜悦。学生们都为自己老师精湛的球技而骄傲和自豪,并模仿着,视他为偶像。
        老姜喜欢课堂,讲起课来总是重点突出,条理清晰,有板有眼,说起话来更是抑扬顿挫、轻重缓急、落地有声。听过他课的人都说:“听姜老师讲课就是一种享受。”从省师范学院毕业后,他主动要求回家乡母校——桑屯小学任教。桑屯小学虽然是一所村小,但其办学规模、办学质量、历史地位已远非一般村小可比。因此,在“集中办学、村小纷纷撤并”的当下,并没人敢打桑屯小学的主意。近些年,桑屯小学的办学规模始终保持在六个班、班均四十人以上,其中一半以上的学苗来自邻近村屯。浓浓的乡情、质朴的学生、父老乡亲的信任,老姜深深喜欢上了这里。他热爱课堂教学改革,喜欢教给学生先进的思维方式和正确的学习方法。一次,市政府督学来桑屯小学检查工作,听了他一节课。他先进的教学理念、灵活的教学方法、完美的教学效果,令市督学刮目相看,大加赞许。此后,他多次代表县里到市里乃至省里作课,为县课堂教学改革争得了很多荣誉,他的优秀课等级也因此达到了省级。广阔天地藏龙卧虎,一个村小学教师竟然是课堂教学改革的高手!他一下子出了名。于是,从乡里到县里再到市里,有很多学校派人来“挖”他,但都被他委婉而又坚定地拒绝了。他常以“今若离弃,何故当初选择?我放不下这里”,“城里那么挤,哪里有我放巴掌的地儿?免了,免了”……令规劝者识趣儿止步。
        老姜教育学生的方式更是奇特,喜欢用眼睛去看,用心去感悟,用巴掌去招呼。他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,这双眼睛会告诉学生什么是善、恶、美、丑,什么是该做且必须做好的,什么是打死都不能做的。当学生做了好事,有了进步时,这双眼睛蓄满了褒奖、赞美、鼓励之情,然后一只大巴掌会落在学生肩头,说上一句:“小子,行啊,我看好你哦!”那学生便会一呲牙,捂着肩头,美滋滋地走了;反之,当哪个学生犯了错时,这双眼睛里泛出的都是不满、责备、遗憾之意,那只大巴掌会准确落在学生屁股上,来上一句:“臭小子,帮你长点记性!”那学生便会满脸通红地跑掉。当然,他的巴掌只用给男生哦!用巴掌的火候也是很有讲究的,学生进步、犯错的程度都能在巴掌的力度上得到体现。说来也怪,那些挨了巴掌的学生,非但不记恨他,反而以此为荣,他们知道姜老师在意他们,心里有他们。
        然而,老姜还是出事了,尽管他只打了一巴掌!
        羊年春节过后,学校按期开学。他所教的六年级班上突然来了两名腰屯村的学生。腰屯小学因学生少,办学质量差,已于去年被撤并到柳泉乡中心小学。这两名学生不在中心小学就读,缘何跑到桑屯小学来呢?更何况他们离小学毕业只剩一学期。他便把疑惑跟村小主任说了。主任说这两名学生是乡教育助理打电话让接收的。没办法,老姜只好收下。可开学不到一星期,问题出现了。那天下午放学前,他去班级查看学生自习情况,透过后门玻璃竟看见新来的学生齐亮、赵丹在烧纸。他非常气愤,推门就进了教室,几脚踩灭火焰,厉声喝道:“臭小子大胆,教学圣地,岂是尔等撒野的地方?”话音未落,一巴掌重重落在了赵丹屁股上。齐亮见状,毫无惧色,眼珠儿一转,反而指着老姜鼻子叫道:“你是老师,敢打学生,我告你去!”老姜一听,火气更大了,吼道:“犯了错,不知悔改,还告我去!好啊,你告我去吧!”“啪”,巴掌落在了齐亮的脸上。齐亮一个趔趄,倒了下去,头磕在了桌子腿儿上。齐亮爬起来,捂着流血的额头,拎起书包,说了句“你的老师当到头了”,便冲出了教室……
        老姜受到了“停止班主任和教学工作一年,一年内只发放基本工资”的处罚。老姜很后悔。打了齐亮一巴掌,他不后悔,他认为那巴掌该打,他甚至后悔自己没多打几巴掌;只开基本工资,他也不后悔,爱人是老师,工资不算少,孩子又小,没啥大花销,一年很快就会过去。他后悔的是因这一巴掌自己不能与心爱的学生一起走到小学毕业。这班学生,入学时是四十六名,到了六年级还是四十六名,学生没掉队,反倒是他这个老师先掉队了。五年多的相处,他们每个人的性格、爱好、特长……他都一清二楚,他太熟悉他们了,太爱他们了。他甚至计划在毕业典礼时,为每名学生作总结,然后让大家去猜被总结的是谁……可现在,残酷的现实要分开他们,要他离开他心爱的学生,他是真不甘心,真放不下啊!
        顶替老姜职位的是名代课老师,一名待业在家的职高毕业生,这让老姜更加不放心。他找到村小主任问上面为什么不派正式老师来。主任说现在正式老师都往城里钻,没人肯来。他很难过,准备先嘱咐嘱咐他的学生,告诉他们适应新老师,听新老师的话。他把想法跟主任一说,主任想了想,同意了。谁知,他刚一走进教室,头缠纱布的齐亮就喊了起来:“这里不需要凶手,不欢迎流氓老师,滚出去!”“你说谁是流氓?谁是凶手?”“老师就是他害的,揍他!”……还没等他醒过神来,二十几名学生气势汹汹地朝齐亮围了过去。他大手一摆,高声喊道:“住手,是我学生的就给我住手!回到自己座位去,回去!”学生们只好回到自己座位。接着,他语无伦次地讲了很多,什么同学之间要团结啊,什么你们要有四十八名同学观念啊,什么要听新老师的话啊,什么好好复习以优异成绩上初中啊……他感觉这是自己最缺少逻辑性的一次讲话,但也是获得掌声最热烈的一次讲话。他落泪了,他的很多学生也落泪了。他离开教室时走到齐亮跟前,向他伸出手:“齐亮同学,对不起!”齐亮竟推开他的手,说:“少来这一套,你个大巴掌,我不会原谅你,更不会感谢你的!”老姜知道“大巴掌”是齐亮送给自己的外号,感觉还很恰当,也就没说什么,但他马上看到四十几双愤怒的眼神儿齐刷刷地射向了齐亮……
        从教室出来后,老姜的内心愈发沉重,一闭眼,就能看到那些愤怒的眼睛。他预感到学生为自己出头,报复齐亮,是迟早的事,而埋下这一隐患的原因恰是自己的不冷静——那一巴掌。不知为什么,他渐渐为自己的那一巴掌而后悔,并心疼起齐亮,担心起他的命运来。
        老姜觉得,自己虽然被停止了工作,可一个老师的责任是谁也停止不了的。于是,他每天出现在教室前后,观察学生动态,并忙里偷闲帮李大爷做些杂务。他也经常将班级干部调出问话,了解情况,教给他们工作方法。
        代课老师能力差的问题很快凸显出来,课堂上经常乱成一锅粥。没办法,老姜只好找到代课老师,教他如何备课、上课和批改作业。代课老师非常感动。此后的情景是:代课老师在室内上课,老姜站在教室后门处隔着玻璃听课,而且无论刮风下雨。有时代课老师讲到了点子上,老姜还会鼓励性地向他竖起大拇指。一次,老姜正认真听着课,头上突然“砰”地开了一把伞。他这才注意到,原来天不作美,已经开始下雨了。他赶紧接过伞,抱歉地朝主任笑了笑。
        几个星期过去了,学生群殴齐亮的事并没有发生,这让老姜长出了口气。老姜几次试图找齐亮聊聊,沟通沟通感情,向他道歉,告诉他老师不该打他,但齐亮不是躲着他,就是恶语相加。有一次齐亮竟在篮球场上当着很多人面儿说:“盖帽王,大巴掌,想让我原谅你,除非你死了!”老姜听了,木鸡般立在那里,久久不愿离去。
        赵丹倒是很容易沟通的。老姜一找到他,他便竹筒倒豆子——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。他说那天他们是因为天气冷,才在教室里烧纸的;还说,自己和齐亮所以来这里上学,是因为他们在中心小学打伤了同学,那里呆不了了;并说齐亮对几名班级干部都不满意,要找机会收拾他们;又说自己怕齐亮,什么事儿都得听他的,要求老师不要把谈话内容告诉别人……聊到投机处,赵丹竟对着老姜耳朵说起了悄悄话。他说:“老师,齐亮所以那么恨你,不只是因为你打了他一巴掌,还因为在去年篮球比赛决赛时,你接连盖了他舅舅六个大帽。他感到很没面子。”老姜听后,既感叹齐亮的孩子行为,也感到了事态严重,自己责任重大。
        时光荏苒,转眼过了端午,老姜仍一如既往地守护着他的学生。一天中午,老姜正帮李大爷给花苗浇水,齐亮来到了他跟前:“姓姜的,盖帽王,大巴掌,你真不是东西,你的学生都不理我,你跟他们都说啥了?”李大爷听了,怒火中烧:“兔崽子,敢到这儿撒野,欺侮人到家了。看我打断你的腿!”说罢,操起了扁担。老姜赶紧抱住李大爷,说:“您老息怒,他还是个孩子。”又朝齐亮喊道:“赶紧回教室去!”齐亮着实被李大爷吓了一跳,他边走边说:“姓姜的,你够狠,你让学生孤立我,现在又找个帮手打我。咱没完!”
        老姜近来在学校的种种表现令同事们很不理解,他们把他叫到办公室,以车轮战的方式开始劝起老姜来。有的说:“姜老师,你被停止工作一年,可你的学生不到一学期就毕业,他们与你还有多大关系?不怕伤你心,估计照毕业相都没你份。”有的说:“老姜,你本来是为了班级好才打学生的,可上边却惩罚你,你呢,非但不抱怨,还每日瞎操心,管闲事,图个啥呀?”有的说:“姜叔叔,以你的声望、影响,干嘛还委屈在这朝不保夕的村小?能有多大出息啊?”有的更直接,说:“老姜你就是个棒槌,现在的人有几个怕钱咬手的?你借停止工作之机,办个补课班,挣的票子保准比你工资多得多,别傻了”……老姜认真听着,不住地点着头儿。大家一看,都说:“有门儿。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谁说榆木疙瘩脑袋就不能开窍呢?”
        然而,老姜的同事们马上就认识到自己错了,因为在第二天早上,他们又看见了那个不停转动的身影。“看来,他是真的放不下啊!”大家慨叹着。
        转眼进了七月,气温一天高比一天,几十个品种的鲜花在校园里争奇斗艳。老姜和李大爷一边聊着天,一边修剪着花枝儿,粉红色的花朵映衬得他格外帅气。
        “老师!”班长气喘吁吁跑了过来。老姜赶紧停下手里活,走出了花坛。
        “齐亮和赵丹去了南河湾,说要洗澡。”班长报告着。
        老姜一愣。他太了解南河湾了,那里水深淤泥厚,每隔三年就会有人命丧于此,而今年恰是……老姜不敢多想,拽过一辆自行车,飞一般朝南河湾骑去。
        南河湾距桑屯小学不到四里路。每年夏季,河水暴涨,河西的土地都会一块块儿塌陷滚落河中,形成深深的淤泥,人畜误入,很难幸免。
        老姜到南河湾时,已是上气儿难接下气儿。“救命!”河里传来呼救声。老姜循声望去,只见水面上露出两个脑瓜儿。“是他们!”老姜判断着,丢下自行车,飞快地跑了过去。
        “老师,救我!”是齐亮的声音。
        老姜听了,心里一热,立刻高声喊道:“你们别怕,挺住,老师来了!”
        赵丹离岸边较近,老姜趟着泥水,来到他身边,双手用力,把他拽出淤泥,抱到岸上。
        “老师,别丢下我!”齐亮哭叫着,他的脸部越来越小。
        “你别乱动,老师来了!”老姜快速地蹦入泥水里,扑向齐亮。他抓住齐亮的手,用力拉着。齐亮没有被拉出,老姜反倒是越陷越深。怎么办呢?
        “老师,我挺不住了。”齐亮的声音越来越微弱。
        但见老姜深深吸了口儿气,然后一头扎进泥水中……一分钟后,齐亮的身体渐渐浮出水面,脖子、胸部、肚脐眼儿……原来,老姜是将头儿钻进齐亮裆部,耗尽生命把他拱出泥水的……
        桑屯小学二零一五届六年级毕业照洗出来了。照片上,李大爷、村小主任、六名教师和四十八名学生均神情凝重,胸戴白花,而正中间空着的位置上,一束白色百合花娇艳欲滴,正吐露着夏的芬芳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6.6.28于家中


【作者简介】 :闫怀强,笔名玉指清波,毕业于沈阳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,现为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、铁岭市作家协会会员、《昌图教育》执行编辑、昌图县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督学。小说、散文、杂文多以教育为题材,见诸各级各类报刊。
地址: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教育局
邮编 112599
电话:13591042610
QQ邮箱:512737864@qq.com
小说《放不下》原创于2016.6.18

  




(踔风原创)编 辑 心 语 - 踔风 - 踔风


【本期编辑】


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编辑部第三任编委名片 - 红荷彩韵 - 红荷彩韵 (宋赫博客)      


 
 特别鸣谢:栏目图设计:蓝天一鸽 / 电子刊图标设计:夺宝奇兵007


            2016诗歌散文等编辑模板参考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-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   《 现代作家文学》◇精品电子刊◇编管风采(模板) - 踔风 - 踔风
            

原文网址:

特别感谢:边框制作-紫郁/编辑模板制作-踔风 


 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